南通资讯

委托远亲买平价房 南通海门夫妻被骗28万

【导语】:借着为小朱夫妇购买平价房的名义,所谓的远亲先后26次向这对糊涂的小夫妻实施诈骗,所骗得的28万多元全被他挥霍一空。

  原标题:委托“远亲”买平价房 南通海门糊涂夫妻被骗28万元

  为了拆迁“不吃亏”,小朱和小吕夫妻俩找到了并不熟悉的“远亲”蔡某,让他帮忙打点一下。孰料,这个蔡某实际上并不是个省油的灯,曾被临时聘用在某镇拆迁办上班的他利用满口胡言,借着为小朱夫妇购买平价房的名义,先后26次向这对糊涂的小夫妻实施诈骗,所骗得的28万多元全被他挥霍一空。

  做生意遇到“远亲” 遇拆迁招来“熟人”

  小朱和小吕这对小夫妻在海门某园区开了一家小型理发店,生意还不错。做理发生意的人喜欢和顾客攀谈,一回生,两回熟,生人就变成了老顾客。2011年10月的一天,一位老太到店里理发,小吕立即迎了上去。攀谈中,老太称自己家与店主七拐八绕的算是远亲,并热情地告诉小吕,她儿子蔡某是某镇拆迁办上班的,以后遇上什么不懂的可以尽管找他。临走时,老太还留下了儿子的电话号码。出于礼貌,小夫妻俩把号码记在了一旁。不想正是因为这个号码,为他们日后招来了麻烦。

  2012年4月,小朱家的房子遇到马路拓宽,需要拆迁。听人说拆迁“来去很大”,为了不吃亏,夫妻二人拨打了当初记下来的蔡某电话,并一起登门拜访。面对小朱夫妇,蔡某夸夸其谈,称自己和园区里某村的书记关系非常好,自己正打算找关系买一套平价房,拆迁这件事交给他来处理应该没有问题。小朱和小吕一听,内心的一颗石头落了下来。

  过了几天,不放心的小夫妻买了牛奶等数百元物品并预备了红包再次上门,蔡某告诉他们,已经给该村的书记打过电话,拆迁方面的事情安排好了,另外还可以通过内部价拿一套平价房。听到这个消息,小夫妻俩都比较兴奋,确认想买平价房。蔡某当即掏出电话打了一番,挂断后称平价房目前还有,但告诫小朱和小吕过两天签字不要和人家多说什么,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。

  果然,没过几天,该村的村干部为了拆迁的事情通知大伙到村部协商,小夫妻迅速给蔡某打电话,让他一起前往村部。小朱家需要拆迁3间小房子,其中一间有房产证,协商的结果是政府补偿一套130多平方米的拆迁房。当天,蔡某与拆迁办的人讨价还价把原本需要缴纳的3万元拆迁费还到2.8万元。期间,谁都没有说起平价房的事情,夫妻二人以为一切都如蔡某所说打点好了,并爽快地签下了协议。

  庆幸遇上“热心肠” 欢喜“购置”平价房

  看到蔡某居然能说动拆迁办的人员,小朱和小吕都十分佩服。事后蔡某称,同意便宜2000元的人正是帮忙物色平价房的人,应该对人家有所表示。小朱夫妇觉得有道理,随即拿出1800元交给蔡某,让他帮忙送礼。

  可事实上,蔡某根本不认识什么能够搞定的平价房的人,自己也没有什么购买房子的计划,在村部砍掉2000元亦纯属运气。自然,1800元全部落在了他自己的口袋。蔡某初中毕业后当过油漆工,后辞职在某镇拆迁办呆了半年,之后一直以开黑车为生,平时喜好赌博的开销颇紧,小朱夫妇的出现,让他慢慢生出了恶念。一场围绕购置平价房的诈骗行动悄然无息的实施起来。

  2012年6月,蔡某电话给小吕,称平价房已经定下来了,需要3000元定金。小吕一听,满心欢喜,当即让蔡某过来拿钱。很快,蔡某来到理发店取走了钱。交钱后,小朱提及收据的事情,蔡某称收据给了该村的村书记,小朱遂没再多问。蔡某称,你们对我“处处为意”,我会“本本心心”地帮你们办事情,不会让你们吃亏,不会拿你们“一只角子”。一席话,让小朱夫妇二人对蔡某十分信任。远亲的关系加上签订拆迁协议时亲眼看到的“人脉”,都让他们很放心。

  应付款项接二连三 小夫妻成了“提款机”

  没过多久,已经付掉订金的“平价房”到了预交房款的日子,接到消息的小朱和小吕按照蔡某的要求在一周内给了蔡某1.5万元。此时,小朱再度提及发票的事情时,蔡某表示,这件事是该村的书记亲自弄的,不好意思一直追着要发票。

  2012年7月上旬,蔡某再一次打来电话,称需要预交2万多元房款。此时,小朱起了疑心,质问蔡某为何左一次右一次交房款,要交多少不是确定好的一个数字吗?慌张的蔡某没料到小朱会反问,匆匆找了一个借口挂断电话。当晚,编造好理由的蔡某骑着摩托车来到理发店,称同学的舅舅正好是平价房所在安置小区的承建商,刚刚正是陪同学的舅舅吃饭,花掉了1600元。房子的预交款本来要7万多元,多亏同学在边上说话,才减到2万多元。朱佳航、吕美玲听完,想想蔡某的话在理,便拿出2万多元预交款的现金交给蔡某,并且还多给了1600元,并提醒蔡某已经把请客吃饭的钱也计入了。蔡某数都没数,说:“你们之前给我的钱一只角子都不缺”。

  此后,蔡某又先后以请人办理房产证、请村里书记帮忙办证、一次性交清拆迁款等为由,骗走小朱夫妇2.8万元。为了应付接二连三的款项,小朱夫妇甚至让家人向各方亲戚朋友借了钱来交给蔡某。骗取“一次性交清的拆迁款”时,小吕正在住院,家中没有多余的钱。蔡某在电话中说,一次性交清只要两万元,省掉8000元。“8000元你们要剃多少个头才能赚回来。”在蔡某的鼓动下,小朱夫妇二人商量一番后,最终借了钱给蔡某汇了过去。

  拆迁房升级“别墅”补差价成“无底洞”

  小吕出院后,夫妻二人找到蔡某,称政府补贴的拆迁房不知道什么时候造,看看能不能活动一下换到现成的房子。蔡某拍着胸脯满口答应。过了几天,蔡某称村里的书记帮忙通了关系,不仅有现房而且是别墅。但因为别墅面积大,需要补差价。既然买房了,那就买个好的!抱着这样的心态,小朱夫妇考虑后,表示愿意补差价。很快,两万元又被蔡某骗走了。

  2012年冬天,一部分老百姓因为建房征地问题和政府闹起了矛盾。小朱和效率担心自己“购买”的平价房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拿到,便又给蔡某打电话,让他打听附近有没有别的现房。蔡某接到电话不久后就来到理发店,神神秘秘地说,某小区里有现房,是政府预留在那里的。话说间,蔡某开始给“政府官员”打电话,在电话中讨价还价,挂断后,蔡某说搞定了该小区某栋三楼一套128平方米的房子,但是需要补差价。蔡某离开后,小两口就开始凑钱,家中的钱已经全部用来买“平价房”了,夫妻俩再度向亲戚开口借了2.5万元,次日交给了蔡某。

  就像上了贼船脱不了身一般,小朱和小吕不断地凑钱给蔡某。此后,蔡某一会儿称房地产公司查账要给小费,一会儿称可以帮助购买一个门面,一会儿称房子快要到手做最后的打点,一会儿又称办理房产证需要通关系。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小夫妻弄得晕头转向。1.7万元、3万元、1.5万元……一笔笔血汗钱全都流入了蔡某的口袋。

  一直到2013年9月中旬,仍蒙在鼓里的小朱夫妇已经被蔡某骗走超过28万元。

  坚持看房却瞎转悠 “开发商”电话露真相

  交了这么多钱,却从没看到过房子。去年9月底,蔡某经不住小朱夫妇的多次追缠,只能带着小朱、小吕和他们的孩子一起去“看房子”。由于先前的一切都是编造,蔡某只能带着一家三口瞎转,每到一处工地门口,他就胡乱指着房子说“就是那里”。当小朱提出要进去看时,蔡某又以房地产公司的人不空等理由敷衍拒绝。

  逐渐感觉不对劲的小吕坚持要查购房发票的底账,一车人来到开发该小区的房地产公司门口,却被告知国庆放假,要等到10月8日才能查到。蔡某劝慰小吕别多心,并将一个“开发商”的号码给小吕,让她对证。拨通电话,没说几句,只听对话说:“房子有的,我现在忙,今天肯定给你,你不要急。” 小吕说:“我现在穷得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,把两边父母的老本都拿出来了。”对方说: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家吃饭。”随后挂断了电话。

  郁郁寡欢的夫妻俩坐着蔡某的汽车准备回家,小吕突然接到“开发商”打来的电话:“你光听我说,不要讲话,你们两个现在和蔡某分开,打车到某园区来,我们见面聊。”挂完电话,小吕暗暗觉得不妙,偷偷和“开发商”短信联系,约定了碰头地点。

  诈骗28万尽数挥霍 七年半牢狱自食其果

  一见面,“开发商”就开门见山,他自称姓陶,是蔡某让他冒充房地产公司的。

  “我在电话里听说你们买房子赔上老本,感觉事情不对。我怀疑蔡某可能在骗人,我怕自己受到牵连,就偷偷告诉你们。你们小心被骗,蔡某有逃走的可能!”一番话,犹如一盆冰水,把小朱夫妇浇得浑身发冷。带着愤怒和惧怕交杂的情绪,两人梳理了一遍买房经过后,选择了报警。

  很快,警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蔡某。经审讯,蔡某交代以买平价房为由诈骗小朱、小吕夫妇的犯罪事实。诈骗得到的现金,已全部被他挥霍掉。今年4月,海门检察院提起公诉,海门法院依法受理。历经两次庭审,海门法院于近日宣判蔡某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7年6个月,罚金25万元。同时,继续追缴蔡某犯罪所得赃款人民币28万余元,发还与被害人小朱、小吕。法官介绍,蔡某诈骗案发人深省,给所有适逢拆迁或者打算买房的居民敲响了警钟,切莫为贪小利而轻信他人,步入圈套。

手机访问 南通本地宝首页

猜你喜欢
本地宝郑重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地宝无关。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企业文化 | 广告服务 | 广告价目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意见建议
本地宝 BENDIBAO.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-2018 ICP证:粤ICP备17055554号-1